西德拉酱

人活着就是为了芬恩恩!

是这样。
我喜欢玩泥巴xxx

是侍应生小节制!
emmmmm,衣服的款型是照着弹珠传说里小眉的衣服画的...所以说正确说来其实是拉面馆侍应生小节制?
总而言之我真心是...从来没有搞懂过飓风里的人物发型...不管哪种卷发都好难画啊???

毫不犹豫的换了芬恩恩这一张!
团长他真好看啊啊啊啊!!!
【尖叫】
想要拥有更多的他!
虽然...在群里看见有小天使在晒礼装的时候才发现系统维护已经结束的我是真的很迟钝了QwQ
真好啊!
这个人到底是为什么可以这么好看啦!
呜哇这也太过分了!

受到这过分貌(色)美(气)的扮相的暴击。

【至于莫瑞恩,她一定深爱着自己的丈夫;或许她对莫纳的儿子感到恐惧是真的,为芬恩提心吊胆也是真的;可还有一件事也同样不容置疑——假如一个女人爱上自己的新任丈夫,那么她便会讨厌所有能勾起自己对前夫回忆的事物。结果,芬恩只得再次踏上了旅途。】

【至于摩瑞恩,她一定深爱着自己的君主。或许她对莫纳的儿子感到恐惧是真的,为芬恩提心吊胆也是真的;可还有一件事也是同样千真万确——倘若一个女人爱上自己的新任丈夫,那么她便会讨厌所有能令她回忆起前夫的事物。
  芬恩再次踏上了旅途。】

电子版跟实体书的翻译有点微妙的不同...但是......
但莫名都让人感觉很心痛。
虽说电子书版的那个【只得】显得更加暴击就是了xxx
再联想起之前莫瑞恩在芬恩六岁的时候偷偷摸摸去看芬恩的那一段的结局就更心痛了。

【  可以肯定的是,当天夜里,芬恩那只永保清醒的眼睛一直睁到他精疲力尽,那只耳朵也始终倾听着摇篮曲,直到歌声低得实在听不见,直到那温柔双臂的摆动轻缓得再也无法感知,直到芬恩再次进入梦乡——他的小脑袋里出现了陌生的画面,另外还有一个全新的概念供他思考。
他自己的母亲!他的生母!
可是当他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
她害怕莫纳的儿子们,所以又偷偷回去了。她悄悄地穿过幽暗的森林,避开有人居住的地方,只拣荒凉偏僻的路走,就这样返回克雷,回到了丈夫身边。
也许真正害怕莫纳之子的人是她的新丈夫。也许她是真的爱他。】

不管再怎么一厢情愿出于理智我也没法把那个【她是真的爱他】里的那个他强行说成是芬恩啊......
这么一想也是很苦了。
芬恩的生母对他的爱,居然都赶不上对自己的新丈夫的?
我果然还是......

呜...
我果然还是更希望人人都爱芬恩恩啊......
这一段看得我好憋屈......
试图撕书xxx

话说...我是为什么电子书买了一版实体书又买了一版啊???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明显还是电子书这版的翻译更具感情啊......

是这样,终于忍不住开始收芬恩恩的谷子了......虽然下手太晚已经找不到啥谷子了(buni)。
感谢群里的天使的链接!
我,超开心的!
接下来还想要搜集更多的谷子←于是准备努力挖挖挖xxx
祝福我吧!
话说有小天使推荐店铺吗?



于是私心打个人物标签xxx

是芬喵!
结果...还是没有剪下来的时候更好看......
心情微妙......

终于!
差点忘了今天(其实是昨天xxx)更新了活动。
虽然满羁绊礼装还...但是情人节回礼到手了!
万岁!
≧▽≦

鱼与鹿与犬(记一个梗)

鱼、鹿、犬,你究竟更喜欢谁呢?

她问。

真叫人难过呀!
你结识了新的朋友,却把我给冷落了!
我的心都碎成一瓣瓣的了!
你分明知晓!这世上难道还有谁能比我更加的爱你?
可你却这样将我给丢在一旁......
只顾着与它们玩乐去了!

金发的孩子笑了起来,脸上绽起了一个小小的酒窝。

快快原谅我吧,我的甜心,我的蜜糖!
我可爱的小小姐啊!

你是知道的。
我热爱这世上一切美的事物。

我喜欢鹿,它们的眼睛是多么纯洁明亮啊!
我也喜欢犬,那是怎样一群忠实而勇敢的朋友啊!
与它们在一起,我是多么的快活。

但是啊!
我的甜心!
我的蜜糖!
我亲爱的小小姐啊!
这样的喜爱,即使把它们全部加起来,再翻上几翻,都比不上我对你的感情。
你说这世上没有谁对我的爱能及得上你。
可又有谁能比我更爱你?

从我幼年开始,你便陪伴在我的左右。
直至我踏入坟墓位置,你亦会一直与我相随。
你是独一无二。
你是不可代替。

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我喜欢它们更甚于你?

哦,我亲爱的。
又有什么能把唯一代替?

瞧这巧嘴!
她看着少年明亮的眼睛。
你是不是觉得为我会被这甜言蜜语所打动?
你是否以为我就要这样轻易的将你原谅?
你呀你!
你伤了我的心,叫我流尽了泪。
却妄图用这轻薄的语言将我给哄回去!
去吧去吧!
去找你的新欢们!
又何必跟我这旧爱讲道理?

唉...唉......
这话又是从何讲起?
这飞醋真是吃得好没道理。
何必这样胡搅蛮缠?
我又不是傻瓜,
知道毫无意义的甜言蜜语唤不回你。

我知道你会被打我动,我知道你定会将我原谅。
不过是因为你爱我,而我也爱你。

——————————————————————————————

写不下去了,不过反正也就是记个梗......

她是鱼,大马哈鱼,嗯...就是被芬恩吃掉的那条。
芬恩喜欢犬、喜欢鹿,但是只有在年幼时便被他吃掉了,化为智慧陪伴在他身边的大马哈鱼,能够一直陪他到最后。

我总觉得要是那条大马哈鱼是一直保有意识的话......
大概就是这种相处模式吧......

xxx

你好,女士☆
要来块小饼干吗?

童子军幼芬xxx
手残党今天也在坚持毁画......(画到一半忘了衣服的结构...心情微妙......)

对不起...御主......
稍微有点困了......
所以、就让我暂时这样睡一小会儿吧......

是幼芬恩,手残画不成他万分之一的美好。
出于某种奇怪私心悄悄打上标签xxx